“我怎么会怪你呢!你继续说吧!”张国平表面上安慰着,可是心里都要气炸了,心想。要不是你,自己的儿子能有事儿吗! “然后他就一扔。我就感觉自己像飞起来了一样,后来头就猛地一痛,之后就失去了知觉。”顺子说道。 “他的力气那么大?”黄有为不相信地问道。 “黄总,我不敢骗你啊,不然我也不能昏迷了这么多天!”顺子连忙说道。 “说得也是!那你和我们说说,那个人有什么特征?”张国平问道。 “体貌特征……就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,长得很精神……穿了一身休闲地运动服……”顺子想了想说道。 “还有其他具体点儿的特征吗?”黄有为焦急地问道。 “对了,我看见他和两个漂亮地女孩子一起参加宴会的,他们进去的时候,和把门的那个保安好像还争吵了起来……”顺子说道。 “好,张老弟,你立刻给那个保安打电话,问问当天的事情!”黄有为迫不及待的说道。 于是张国平就让自己的秘书去给那个保安大电话,询问后得知,那天的三个人中间,其中有一位是曙光集团地总裁赵军生的女儿,而和她在一起地那个男孩好像是她的男朋友! 得到这一消息后的黄有为很是激动,立刻出了医院,找了几个与赵军生熟悉的朋友一问就知道了,原来那个男孩子叫刘磊。黄有为又通过自己的关系,上派出所查到了刘磊家的住址。 在做完这一切之后,黄有为常叹了口气,愤恨的说道:“儿子,爸爸明天就可以给你报仇了!我让这小子也和你一样,变成个废人!” “老大,听说刘磊那小子的女朋友可是个美人呀!”黄有为的一个手下说道。 “操,你头脑坏了吧!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,姓赵那丫头可是省委书记的孙女,把她动了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保不住咱们了!”黄有为劈头盖脸的骂道。黄有为虽然也很好色,但是却知道什么女人能碰,什么女人碰不得。 “老大,我说的是另一个小丫头,我都调查过了!家里没什么背景,她妈在市局边上开了一家酒店。”那个手下建议道。 “你别在那儿给我节外生枝了!现在咱们要 就是刘磊一个人,牵扯太多了事情反而不好办!他妈不是想女人想疯了?!咱们酒店那么多的小姐还不够你上吗?别总给我惹事儿生非!”黄有为瞪了一眼手下说道。 我知道了!”手下连忙说道。 “好了,刘磊这件事儿就交给你了,不管你用什么方法,去他的学校也好,你在他家门口堵着也好,总之,明天一早必须把他给我弄到这里来!”黄有为下达了命令。 “放心吧,老大!不就是一个学生吗!明天一早我就领着三子他们上他家门口堵他!”手下满不在乎的说道。 “我告诉你,你别不当回事儿!那小子八成会点儿功夫,你可别在阴沟里给我翻了船!这事儿要是整砸了,传出去我黄有为在新江市黑道上还怎么混啊!”黄有为提醒道。 “老大,你是不是太小心了?不就是一个学生吗!有那么严重么,再说了,三子他们原先可都是特种部队退役下来的,对付个小孩儿还不是轻松加愉快?!”手下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