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6明】的眉头】一皱,】望向龙】千秋“【爷爷,】这是怎【么回事】儿?”】 千】龙秋将】华清为】了找6】子明,】将水月】柔抓了】去,后】又被他】给救出】来的经】过 】,的告】诉了6】子明。】 了】听龙千】秋的话】,6子】明蓦然】色变,】脸上堆】满愤怒】,喝道】“祸不】及家人】!华 】 为清】了找我】,竟然】如此伤】害水阿】姨,真】是该死】!” 】 千龙】秋点了】点头,】说道“】华清这】样做的】确可恶】,可是】归根到】底,他】也是受】了 】福徐的】欺骗,】为了他】的外孙】子。都】说可怜】天下父】母心,】我倒是】觉得,】华清虽】然可 】 ,恨】可更值】得可怜】。如今】他已经】死在徐】福的手】里,也】算是遭】了报应】。” 】 清华】已经死【了,6【子明即【便是再【恨华清【,也没【办法了【,难不【成将华【清救活【过 【,来再【杀一次【?带着【满满的【愧疚,【6子明【对水月【柔说道【“阿姨【,真是【对不起【。我没【 好【能好的【孝敬您【,反倒【是连累【了您一【” 【月水柔【笑了笑【,打断【了6子【明话,【道“子【明,你【跟我还【说这种【见外的【话?阿【 没【姨事儿【,阿姨【现在不【是好好【的吗?【倒是你【,很让【我担心【。我听【龙先生【说溉在【一 【魔个头【还没有【铲除,【又跳出【了一个【更厉害【的魔头【。而他【们,都【需要你【来打败【,可你【 这【还么小【,一想【到,你【浴血奋【战的情【景,我【的心就【好痛一【” 【到看水【月柔说【着说着【,又要【哑咽起【来,6【子明赶【忙拦住【了她,【笑着说】道“水】 姨】阿,您】不用为】我担心】,我不】会有事】的。”】 月】水柔所】说的话】也是龙】千秋的】心声。】虽然大】家将希】望都寄】托在6】子明的】身 】,上将】6子明】看成了】救世主】,让他】这个当】爷爷的】面上很】光彩,】可是一】想到6】子明所】 为】要此而】面对的】危险,】龙千秋】便会夜】不能寐】。听了】水月柔】的话,】不由得】出了一】声 】长长的】叹息。】 子】6明虽】然很想】和水月】柔多聚】一聚,】可是时】间紧迫】。他和】裂无痕】所约定】的决 】 期战】限,已】经只剩】下了两】天。 】 水和】月柔在】一起吃】了一顿】晚饭,】第二天】,6子】明便和】水月柔】分别了】。和龙】 秋】千,凤】天翔,】叶一针】,杜妙】生风武】林正道】群豪,】一起向】少林寺】进。 【 在就【6子明【他们刚【动身的【时候,【裂无痕【已经率【领着绝【杀宗群【魔,来【到了篙【山 【下脚。【 了【为寻找【6子明【的下落【,武林【正道各【路群雄【,纷纷【离开了【少林,【遍布于【江 【。湖虽【然这两【天因为【决战日【期将到【有几路【正道豪【杰已经【回到了【少林寺【苛笼少【 寺【林此时【的实力【,相对【于绝杀【宗来说【,还是【要单薄【的多。【因此少【林寺的【处境一【下子 【 险危【了起来【。~ 【 得当【知绝杀【宗群魔【已经来【到篙山【脚下的【消息,【整个少【林里立【时陷入【了一种【极 【紧度张【戒备的【气氛当【中。 【 寂自【灭方丈【重伤不【治之后【,少林【寺便由【两位寂【字辈的【高僧,【寂德和【寂惠暂【时 【持主。【只待武【林平静【之时,【再正式】给悟通】举行继】任大典】,新立】主持。】 时】此在大】雄宝殿】内,寂】德和寂】惠无不】是一脸】凝重,】满是着】急。 】 了除】两位高】僧之外】,紫依】兰,血】灵,龙】倩,慧】霞师太】,季无】霜,水】月二仙】子 】在也。】他们都】是前几】天,寻】找6子】明无果】之后,】才返回】少林。】 报】“—”】伴随着】一阵究】竟不歇】的喊声】,一个】少林弟】子快步】走了进】来。 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