了听何】丽华的【话,吴【琼玉慢【慢的抬【起头,【喃喃的【说道:】“会是【这样吗【?”何【丽华肯【定的点【了点头【。吴琼【玉依旧】有些犹】豫,不】过何丽】华没有】再说什】…… 】 ,么】只是定】定的注】视着她】,眼中】满是鼓】励和肯】定。吴】琼玉终】于点了】点头说】道“好】吧,我】只带你】去!”】何丽华】心里一】松,激】动的差】点儿哭】了起来】,连连】的说道】“你真】是个好】姑娘,】阿姨代】表雨菲】谢谢你】了!”】 不】“行!】我也要】去!”】丹凤琳】忽然站】了出来】,大声】的喊道】。“对】,我也】要去!】”叶秋】也站了】出来。】吴琼玉】有些为】难的看】向他俩】,说道】“对不】起,子】明说了】他不想】再和过】去有任】何的瓜】葛……】”丹凤】琳的神】情一黯】,有些】悲伤的】说道“】果然…】…他果】然还在】记恨我】……”】叶秋道】“子明】不见丹】凤琳是】应该的】,可是】我呢,】我们可】是最好】的朋友】,他不【会连我【都不见【的!”【吴琼玉【摇摇头【说道“【如果你【们是真【正的朋【友,他【自会来【找你,【你又何【必急在【一时。【如果你【们执意【一定要【去的话【,那我【只要拒【绝带何【阿姨去【找子明【了。子【明说过【,如果【我透露【了他的【行踪,【他马上【就会离【开这座【城市,【我真的【……真【的不想【再次失【去他!【” 【琼吴玉【的话一【出口,【在不远【处悄悄【注视着【这一切【的谢豪【猛的一【愣,眉【头紧紧【的皱了【起来。【从吴琼【玉的眉【宇之间【,谢豪【看到了【她对6【子明的【依恋,【甚至还【有对他【的爱慕【。这一【切都是【谢豪千【方百计【想要得【到,但【是却始【终得不【到的东【西,那【一刻,【谢豪的【心里被【无边的【怒火和【嫉妒所【吞没,【一双眼【睛里不【断的迸【出丝丝】的冷光】。 】到听吴】琼玉这】样说,】丹凤琳】和叶秋】也只能】作罢,】眼睁睁】的看着】何丽华】带着吴】琼玉乘】车扬长】而去。】在龙来】酒楼,】6子明】正不停】的忙活】着,吴】琼玉有】些忐忑】的走进】了厨房】。6子】明一回】头看到】了她,】有些不】满的说】道“今】天可不】是周末】,你现】在应该】坐在课】堂上上】课才对】?我不】是已经】和你说】过了吗】,不是】周末的】时候不】要来这】里。你】不应该】总是让】吴叔叔】和阿姨】为你担】心,这】样不好】!” 】 琼吴】玉嘟着】嘴点了】点头,】轻声说】道“我】知道了】啦。”】6子明】无奈的】冲她摇】了摇头】,吴琼】玉年纪】比6子】明要大】,可是】有时候】做起事】来就好】像是小】孩子似】的,反】倒要让】张强哄】她。说】道“算】了算了【,今天【既然来【了,你【就留在【这儿吧【,不过【下不为【例!”【吴琼玉【咯咯的【笑了起【爱,一【副打了【胜仗的【模样。【笑了一【会儿,【吴琼玉【收起了【笑容,【轻轻的【说道“【子明,【今天…【…今天【不是我【一个人【来的,【我……【” 【子6明【一听,【脸色一【变,停【下了手【里的活【儿,盯【着吴琼【玉的脸【严肃的【说道“【我记得【我跟你【说的很【清楚,【不准带【其他人【来这里【,你这【是要逼【我走吗【?”吴【琼玉听【了,眼【泪都快【下来了【,急忙【摇头说【道“不【是的,【不是的【……”【“那是【为什么【?”张【强的眉【头一皱【,明亮【的眸子【里炯炯【有神,【让人不【敢与之【对视。【“那是【因为…【…因为【……”【在这样【的目光【下,吴【琼玉直【觉得一【颗心砰【砰直跳【,连说】话都说】不利索】了。*】*t*】xt小】*说*】*天*】堂ww】 w.】xIa】osh】uot】xt.】。ne】t 】 二】第卷 】第六十】章 感】动 】因“为】雨菲需】要你救】她的命】!”猛】然,何】丽华从】外面闯】了进来】,注视】着6子】明的眼】睛坚定】的说道】。吴琼】玉接着】说道“】我不想】眼睁睁】的看着】雨菲就】这样失】去宝贵】的生命】,所以】我……】子明,】你……】你不会】怪我的】对吗?】”吴琼】玉有些】紧张的】看和6】子明,】大大的】眼睛中】,眼泪】不停的】打着转】儿。6】子明眉】头一展】,轻笑】着说道】“在这】个世界】上,没】有任何】东西比】人的生】命更珍】贵,你】为了救】秦雨菲】的生命】而食言】,我当】然不会】怪你!】好了,】不要哭】了,我】们去看【看雨菲【,我想【现在她【应该会【同意做【我的徒【弟了吧【?” 【 到来【外面,【秦雨菲【极度虚【弱的坐【在椅子【上,可【怜巴巴【的看向【6子明【。6子【明看着【他,眼【睛闪闪【亮的问【道“秦【雨菲,【你现在【感觉怎【么样?【”6子【明的眼【神中隐【隐的包【含着些【须关切【,这让【秦雨菲【的心中【越的愧【疚。想【起那天【,6子【明好心【为她疗【伤,而【她却不【知好歹【的不但【不加以【配合,【反而害【的6子【明差点【儿走火【入魔,【想到这【些,秦【雨菲不【由得有【些不敢【面对6【子明似【的低下【了头。【 怎【“么?【很难受【吗?”【6子明【看到秦【雨菲的【模样,【还以为【她病加【重了,【心中一【紧,更【加关切【的询问【道,同【时抓起【了秦雨【菲光洁【如玉的【手腕,【细细的】摸起脉】来。“】对……】对不起】。”秦】雨菲忽】然羞答】答的低】声说了】一句,】虽然声】音很小】,但是】还是让】6子明】听了个】真切。】6子明】先是一】愣,随】后欣慰】的笑了】笑。看】到秦雨】菲的转】变,他】是由衷】的感到】高兴。】 为】因6子】明的九【曲回天】丸的关】系,秦】雨菲的】病情并】没有第【一次来】的那么】严重。】6子明】的眉头】轻轻一】皱,握】住秦雨】菲手腕】的手,】猛然释】放出一】道细若】游丝的】孟兰金】经之力】,说道】“集中】精神,】记住这】一丝力】量在你】体内游】走的路】线,以】后每天】都用意】念控制】着这丝】力量顺】着这条】路线游】走一次】,用不】了多久】你的病】就会彻】底的痊】愈。秦】雨菲已】经被这】可怕的】病给折】磨的怕】了,一】听说可】以痊愈】,立即】兴奋无【比的点【了点头【,闭上【眼睛,【集中起【全部的【精神,【将那一【丝孟兰【金经之【力所行【走的路【线给牢【牢的记【在了心【里。 【 了为【让秦雨【菲记的【更清楚【,6子【明反复【控制着【孟兰金【经之力【,一连【游走了【几遍,【直到秦【雨菲点【头表示【记住了【才结束【,将那【丝孟兰【金经之【力就此【留在了【秦雨菲【的体内【,以便【激她体【内的先【天真气【。 【子6明【撤手之【后,秦【雨菲自【己又运【行了一【遍,至【此这套【神奇的【功法就【印刻在【了秦雨【菲的脑【海中。【经过这【样一番【之后,【秦雨菲【的精神【大好,【脸上的【病态愁【容,一【扫而空【。整个【人看上【去神采【奕奕,【光彩照【人,又【恢复了【那个在【舞台上【星光四【射的精【灵形象【。看着【这神奇【的变化【,何丽】华甚至】有些要】喜极而】泣的感】觉。拉】着6子】明的手】,不知】道要说】些什么】才好!】6子明】…… 】 解理】她此时】的感受】,淡淡】的一笑】,说道】“只要】雨菲按】照我教】她的练】下去,】她很快】就会痊】愈的,】您也就】可以放】心了!】” 】丽何华】万分感】激的说】道“子】明,你】一连救】了雨菲】两次,】我……】我都不】知道该】怎么感】谢你了】!这样】,你需】要什么】,跟阿】姨说,】阿姨一】定罄尽】全力也】要为你】弄到!】”6子】明无声】的笑了】笑,说】道“真】的吗?】我要求】什么都】可以?】”何丽】华认真】的点点】头说道】“什么】都可以】!”6】子明说】道“那】好,您】等着!】”说完】就跑回】了厨房】!正当】大家都】疑惑6】子明会】有什么】要求的】时候,】6子明【端着一【碗热气【腾腾的【叉烧饭【走了出【来,递【到何丽【华的面【前,笑【道“我【知道,【因为担【心雨菲【,您恐【怕已经【有三天【没怎么【吃东西【了,再【这样下【去,你【的身体【会垮掉【的。那【,现在【我的要【求就是【,你把【这碗饭【吃下去【。” 【 子6【明的话【让何丽【华愣住【了,眼【泪不知【不觉的【就扑簌【扑簌的【掉落了【下来。【眼睛被【泪水一【点点的【模糊,【然而6【子明的【那一张【如春风【般和煦【的笑脸【,那一【碗饱含【着关切【的叉烧【饭,却【是越来【越清楚【,就好【像是一【张胶卷【,永远【的定格【在了她【的心中【。感动【如潮水【一般的【在何丽【华的心【头涌动【,让她【几乎有【些不知【所措!【多年来【,娱乐【圈里的【挣扎,【她体会【到的多【是人间【的世态【炎凉。【她曾一】度对这】个世界】失去信】心,可】是今天】一切都】不一样】了,而】这只因】为6子】明的一】张笑脸】,一碗】叉烧饭】。 】子6明】就是这】样的一】个少年】,也许】在他的】心中从】来都不】曾有过】自己的】位置。】他的心】里装着】的永远】是别人】。善良】已经不】足以用】来形容】他,大】仁或许】勉强可】以用在】他的身】上。水】月柔,】吴思亮】夫妇,】还有吴】琼玉,】秦雨菲】都不由】得将目】光投向】了6子】明,在】他们的】目光中】饱含着】敬佩和】深深的】感动。】 丽】何华双】手有些】颤抖的】从6子】明的手】上接过】那碗叉】烧饭。】6子明】看的一】点儿也】没错,】到现在】为止,】何丽华】已经整】整三天】没有吃】过一粒】米饭了】,如果】不是她】是雨菲】唯一的】依靠,】也许她】已经支【持不下【去了。【当6子【明宣布【雨菲已【经安然【无恙,【何丽华【的一颗【悬着的【心放下【的时候【,三天【的饥饿【,劳累【立即席【卷了她【的全身【,尽管【她掩饰【的很好【,可是【最终还【是没能【逃过6【子明细【致入微【的眼睛【。 【我“吃【……我【吃!”【何丽华【强忍着【泪水大【口大口【的往嘴【里扒着【香喷喷【的米饭【,那满【嘴的香【气,比【起她此【时心里【正感受【着的温【暖,显【得那样【的微不【足道。【在许多【年后,【每每回【想起这【一碗叉【烧饭,【何丽华【的眼中【都会情【不自禁【的流下【热泪,【唏嘘不【已。t【-xt【-小-【说-天【.堂w【ww。【xia【osh【uot【xt.【net【 【 二第【卷 第【六十一【章 大【火无情【 师【“傅…【…”就【在所有】人都为】6子明】的善良】而感动】时,秦】雨菲忽】然走到】6子明】的面前】轻声喊】了一声】。6子】明听了】一怔,】随后讪】讪的笑】道“那】个……】那个其】实你不】必拜我】为师!】上次是】我太矫】情了,】我已经】想通了】,前人】创造了】这一套】套精妙】绝伦的】功法,】绝对不】会希望】眼睁睁】的看着】它们灭】绝。何】况,我】将功法】教给你】,是为】了救你】的性命】,佛家】说救人】一命胜】造七级】浮屠。】这也是】在为我】自己积】累功德】!所以】即使你】不愿意】拜我为】师,也】不必勉】强自己】。”“】不!我】……我】是自愿】的!你】接连救】了我两】命,我】认你为】师傅也】是应该】的!”】说完秦】雨菲郑】重无比】的向6】子明行】了一个】弟子礼】。 】丽何华】还从来】没有见】过这个】样子的【秦雨菲【,足足【呆楞了【半天,【才对6【子明说【道“子【明,既【然雨菲【说是自【愿的,【你就不【要再拒【绝了,【就收下【她吧!【”6子【明想了【想,随【后呵呵【一笑道【“也罢【,既然【雨菲小【姐这样【有诚意【,那我【也就不【再说什【么了。【”说完【单手扶【起秦雨【菲说道【“雨菲【,我的【武功严【格说起【来都得【自我的【爷爷。【爷爷死【的早,【我也不【知道我【们家到【底属于【何门何【派。我【们也不【必拘泥【于此,【日后我【们虽然【实为师【徒,但【是在称【呼上就【你大可【以直呼【我的名【字,我【也称呼【你为雨【菲好了【!” 【 菲雨【笑道“【这最好【不过了【!如果【我在大【街上叫【你师傅【,也的【确是怪【异。你【虽然是【我师傅【,但是【你比我【年纪还【要小,【那我们【打平,】你叫我】雨菲,】我叫你】子明好】了!”】6子明】恬淡的】点点头】说道“】如此甚】好。”】雨菲甜】甜的笑】了几声】,说道】“子明】,你还】从来都】没看过】我的演】唱会吧】?”6】子明茫】然的摇】摇头说】道:“】演唱会】?什么】演唱会】?”6】子明从】深山中】来,对】演唱会】自然是】不甚了】了,满】是疑惑】的看向】雨菲。】 琼】吴玉嬉】笑一声】说道“】子明,】你真是】土豹子】,连演】唱会都】不知道】。这是】雨菲对】你出的】邀请,】别人是】想都不】敢想的】,你的】运气还】真不是】一般的】好!”】6子明】淡淡的】笑道“】是吗?】呵呵…】…”吴】琼玉白】了他一】眼,有】些无奈】。秦雨】菲说道】“琼玉】,你也】算是我】的救命】恩人了】,有时】间的话】,你可】以带子】明一起】去啊,【我给你【们留最【好的位【子!”【吴琼玉【听了大【喜,咯【咯笑道【“雨菲【,这可【是你说【的哦,【我们一【定会去【的!”【秦雨菲【点点头【说道“【恩,一【言为定【!” 【 雨秦【菲不但【死里逃【生,反【而因祸【得福,【心情自【然好的【没话说【,吴琼【玉和心【目中的【偶像攀【上了关【系也是【无比喜【悦,何【丽华,【水月柔【的心情【也都异【常明媚【。这人【心情一【好,饭【量就会【增加,【6子明【足足在【厨房里【忙活了【半天,【才总算【是喂饱【了这些【人的胃【。在秦【雨菲吴【琼玉恋【恋不舍【的目光【中,6【子明送【别了她【们 【子6明【毕竟是【少年心【性,治【愈了秦【雨菲,【他的心【里也是【倍感兴【…… 【 ,奋【整整一【夜都是【展转翻【覆,无【法入眠【。就在【他将睡【未睡,【蒙蒙胧】胧的时】候,猛】然间,】一股烧】焦的味】道隐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