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下月月中,居然到了二十七两银子。 每丈二十七两,这几乎已是天文数字,哪怕是在新城,这价格也堪称是恐怖了。 可新城那里,要什么有什么,无论是学堂,戏院,道路,几乎什么都有,可这方继藩的封地处,却还是一个大工地。 两相对比,任何一个理智的人,想来都明白。 可现在的问题就在于,西山市面上的宅邸,就是吃香。 价格在短短两个月不到时间,竟是涨了三倍。 这个收益,是极骇人的。 因而,才有更多人,疯了似的想要购买。 似乎人们已经疯了,完全不再在乎那憋屈的小宅到底是否适合住人,未来如何。 一些家族也纷纷倾尽了家财,彼此拆借,都想去分一杯羹。 某些商行看的眼热,也忍不住取出了一部分本用于去扩大生产的金银,投身其中。 这两个月的时间里,已经不再是李政这些人暗地里购买,人们似乎寄望于这里的宅邸,会一直涨下去。 以至于涨幅在二十七两银子的高位上,非但没有任何下跌的趋势,反而更大起来。 因而,当价位突然三十五两时,只用了短短的六天。 六天的时间……价格竟已至四倍。 李政的心情轻松许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