方继藩道:“那加一把扇子,是那种羽扇,鹅毛的。边上再添一句诗……” 朱厚照摇头:“将就着吧,以后再改。” 方继藩咬牙切齿,最后……忍了。 因为……没时间了啊。 水手们都已入京了。 方继藩只好道:“那就……开印吧。” 其实雕版,只是其次,虽也有防伪的标识,可真正要做到防伪,就必须得用不同的纸张,只要有心人,一摸这纸质,就能感受到不同。 方继藩几乎不计成本,用各种调料,配出不同纸张来,既是钱钞,就要有一定的防水性,不能雨一淋,就糊了,纸质要硬一些……要满足其要求,就必须不断的调配。 好在大明的造纸术,早已是世界前列,只需在这个基础上,进行改进即可。 一番折腾之后,接着便是用最放心的匠人,进行印刷了。 所有的印刷用墨,统统是红墨,匠人都是自己人,一版版的印出来之后,方继藩大抵的查了查,效果还不错,至少在这个时代,想要伪造,还是有很大难度的。 等这造假的技术开始突飞猛进时,到时继续改进防伪技术就是。 而后,陆陆续续的水手们已至西山。 这些和周遭的人气质格格不入的人,被召集起来。 到了明伦堂,接着,朱厚照亲自来了。 那张鹤龄笑嘻嘻的也跟着来,见朱厚照作势要打他,他忙抱着脑袋:“哎呀,脑袋疼,脑袋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