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乌会友眼里,这定是那该死的王导吃错了药,居然折腾出了个杀贼五千! “还有,立即去查一查,去兵部,去宫里打探……”深吸了一口气,乌会友眼里闪动着锥入囊中的锐利。 “是。” ………… 其实何止是锦衣卫。 便是东厂这儿,也是炸开了锅。 东厂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宫里的宦官,另一部分,则是宫外的档头以及校尉和力士。 现在才是黎明时分,锦衣卫的急报入了京,东厂的急报也通过自己的渠道入了京师。 只不过,东厂的急报要来得早一些,因而,数个档头在档房里,对着这份捷报,面面相觑。 他们挠着头,事情太突然了。 这是中官杨雄的私下密报。 杨雄是宫里人,可同时也是萧公公的干儿子,干儿子嘛,老祖宗就是他的天,所以有事,他得第一时间通过东厂密报来。 作为萧公公的心腹之人,在所有档头们眼里,杨雄是不敢耍任何花样的,可偏偏…… 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一群人围在一起,平时这些凶神恶煞,个个精明强干的档头们,现在却都懵了。 每一个人都怀着心事,然后他们的脑子里,立即闪出了无数种可能。 可能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