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于此次的巡游,自也有一些不谐之音。 许多大臣,并不赞同天子出巡,毕竟,天子出巡,预备的东西实在太多,随扈亦是数千上万,到了某地,自需该地进行迎驾,这会给百姓造成极大的不便和负担。 可弘治皇帝这一次,算是铁了心,留下了太子和诸学士,带着其他文武百官,摆驾出宫。 方继藩伴随君侧。 他早就鼓动弘治皇帝出巡了。 吏部的京察,直接让保定府诸官,统统评为了最下等,而今……新政最火热的,竟是通州。 那杨一清,在地方上推行新政,声势浩大,满朝文武,无不赞许,倒仿佛,这新政乃是杨一清拍脑袋想出来的主意一般。 反观保定府,至今没有什么动静,欧阳志虽倒也得到了吏部不错的评价,可其识人不明,却也令天子令他失望。 方继藩是不相信这些该死的京察的。 陛下出巡,再好不过。 他随着圣驾所在的大营,第一步,却是先往通州。 弘治皇帝,兴趣盎然,坐在马车上,被无数人所拥簇,前头有骁骑营为前锋,勇士营则尾随中军,后军乃神机营,又有锦衣卫、金吾卫前导,更有数不清的宦官,浩浩荡荡,遮天蔽日。 方继藩骑马,护着马车,圣驾出了三十里,其实通州并不远,若是快一些,次日就可到达,只可惜……这是圣驾,只怕需慢一些。 偶尔,弘治皇帝会停下来,接着,待驾的诸大臣,自是纷纷上前。 唐寅、王守仁、刘文善、江臣四个门生,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的恩师。 另一边,为首的乃是吏部尚书王鳌,以及兵部尚书马文升,礼部尚书张升人等,那吏部右侍郎吴宽也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