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东阳板起脸来:“所以老夫的意思……” “赈济?” 李东阳颔首点头:“不错,将镇国府的粮……” 他还没说完,方继藩道:“宁波府不会缺粮。” “什么意思?”李东阳皱眉。 方继藩道:“不需要赈济,镇国府那儿,已经让备倭卫想办法赈济了。” 李东阳一愣。 你方继藩私下里赈济了。 他顿时眉开眼笑起来:“若能如此,镇国府就算是做出表率了。新建伯为国分忧,实是佩服啊。” “该当的。”方继藩也笑起来。 李东阳心里松了口气,像是了了一桩心事。 镇国府的三百人马,就驻守在宁波府,倘若拨发的钱粮,能用来赈济百姓,那么灾情就可缓解了。 他看了弘治皇帝一眼。 弘治皇帝笑吟吟道:“既如此,就不必削了镇国府的钱粮了。” 李东阳深深的看了方继藩:“那么,这十万宁波军民,可都在新建伯身上了。” “放心便是。”方继藩信誓旦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