便上前,要将其搀扶起来,一面道:“张老先生,且先接旨吧,噢,是了,恩师也命学生,向张老先生问一声好,他说,张森在诸徒孙和太徒孙之中,平平无奇,不过他能有此成绩,也是甚为欣慰,恩师还好,张老先生……你生了一个好儿子啊。” “……” 其他人尚且还没想明白,这唐寅口中的恩师是谁。 知州等人,心里却如RI狗一般。 难道……是传说中娶了陛下独女,为皇孙之师,与太子殿下,有若手足,且还小鸡肚肠,心眼只有针尖大,动辄就打击报复,还隔三差五,侮辱斯文,甚至以房牟利,闹的京里百官怨声载道的那位方都尉? 张森去了西山书院读书,这没什么。 那西山书院,现在赫赫有名,人所共知,入学读书者,不少。 可正因为人多,所以那些个徒子徒孙们,怎么可能让方都尉记得住呢,所以,大家也都是平常心,并不觉得,一个人入了西山学院,便可得到方都尉的恩庇。 现在……可就说不准了,方都尉还给这位老先生问好了啊。 至于那保长甲长,面上本挂着笑容,突然之间,脸色又变了。 他们对此,也略有耳闻,方才还觉得,张静的儿子出息了,嗯……我们没得罪过他,挺舒心的。 可现在……他们又冒出一个念头,这就有点可怕了,要不,再努力的回想一下,是否曾经,对张家有过一丁点的出言不逊? 很有必要。 于是,无数的记忆,开始涌上心头,犹如幻灯片一般,一帧帧的在脑子里掠过去…… 哎呀…… 那保长突然脸色青紫,从前张静因为儿子入学参加院试,需寻保长作保,当时……好像是提了一只老公鸡和一筐鸡蛋送到自己家里去,自己竟是吃了猪油蒙了心,收了,我是猪啊我……